設為首頁

加入收藏

English(英文版)

手機客戶端

微信公眾號
88彩票 > 投資學院 > 正文

從阿里到Zynga,盤點風投史上最成功的28起投資案例

時間:2018-04-12 22:14:46 來源:獵云網 作者:
編者按:成功的投資需要事先做好功課、擁有強大的信念并且足夠耐心。

風投公司把寶壓在了初創企業身上,以期最后能獲得投資回報。然而,成功的投資需要你事先做好功課、擁有強大的信念并且足夠耐心。如下便是風投行業最成功的“本壘打”背后的那些事。

就風投資金來說,回報遵循帕累托法則——所得利益的 80% 源自于20%的交易。出色的風投在投資時很清楚一點,要想獲得成功,那么他們也會承擔很多虧損。

來自頂尖風投公司Andreessen Horowitz的Chris Dixon將這一現象稱作為是“巴比·魯思效應”,這指的是20世紀20年代傳奇般的棒球選手。魯思經常三振出局,但是也能創造記錄。與之類似,風投全力揮棒,偶爾也能實現本壘打。這些勝利通常可以彌補之前的虧損,部分投資項目能夠拿到回報。

我們分析了有史以來28筆最成功的風投,試圖了解這些“本壘打”的共通之處。為此,我們調集了網頁文檔、書本、創始人采訪、CB Insights平臺等各類數據和信息。

每一家公司,我們都會分析它們在上市或被收購之前公開的重要數據、促進公司發展的因素以及重要投資者扮演的角色。如下便是我們針對這28家公司的具體分析:

1. WhatsApp

2014年,Facebook以220億美元收購WhatsApp,這是有史以來風投投資的創業公司中規模最大的一筆收購交易。對于紅杉資本來說,這也是一次巨大的勝利。作為WhatsApp的唯一一位風投,這筆交易將6000萬美元的投資變為了30億美元的回報。

紅杉資本的成功基于一點,它是WhatsApp創始人Brian Acton以及Jan Koum的獨家合作伙伴。

通常早期階段的投資者在投資一家公司之后,都希望能吸引后續的投資者加入其中,借此造勢并促進投資取得成功。最終,在初創企業的股權結構表中,最多可以達到5至6位風投。這一點很常見,以至于這些投資輪通常被稱作是“轟趴融資輪”。

WhatsApp和紅杉資本則采取了不同的策略:在2011年價值8000萬美元的A輪融資中,紅杉資本是唯一一位投資者,當時它給WhatsApp的估值是7840萬美元。而在隨后的B輪融資中,投資方依然只有紅杉資本。

據悉,WhatsApp的創始人是反傳統的。舉個例子,在公司發展早期,他們就曾宣布抵制廣告并發誓永遠不會在自己的服務中植入廣告、擾亂用戶的使用體驗。

對紅杉資本來說,它對WhatsApp的發展前景表現出了出奇的信念,即便這家公司在擁有數億用戶時的盈利還十分微薄。紅杉資本憑借這種堅定的信念投資了WhatsApp,它們得到了很大一部分的股份。

當紅杉資本對WhatsApp的估值達到15億美元的時候,它又額外追加了5200萬美元的融資,而當時WhatsApp營收才僅為2000萬美元。最終,這項投資大獲成功。在Facebook以220億美元收購WhatsApp的時候,紅杉資的總投資達到了6000萬美元,持有18%的股權。最終,回報超過30億美元,相當于是50倍的回報。

2. Facebook

對于早期投資者Accel Partners以及Breyer Capital來說,Facebook進行IPO時候的融資規模達到了160億美元。按發行價計算,Facebook的市值為1040億美元。這兩家風投機構領投了2005年Facebook1270萬美元的A輪融資,拿到了當時還叫做是“Thefacebook”公司15%的股權。

在Accel Partners以及Breyer Capital投資之際,公司的估值達到了驚人的8750萬美元。差不多直到一年之后,投資者們才開始瘋狂投資這家早期社交媒體初創企業。

2006年,鑒于用戶數量以及公司營收的增加,還有一些公司也參與了Facebook的B輪融資:Founders Fund、Interpublic Group、Meritech Capital Partners以及Greylock Partners。這輪額度為2750萬美元的融資輪讓Facebook的估值達到了4.68億美元。

2006年,Facebook大約擁有1200萬用戶,主要關注的還是大學市場。考慮到每天秋季會有1500-2000萬名學生上大學,那么Facebook很有可能會一直局限在學術圈里,并在接觸更寬闊的世界時以失敗告終。投資者們無法了解在畢業之后,人們是否還會繼續使用Facebook。他們也不知道Facebook會發展到校園以外,甚至發展到其他國家。這也是為什么Accel以及Breyer的投資在Thiel等人看來是過高估值。

3. Groupon

自谷歌在2007年上市之后,2011年Groupon的上市就成為了美國互聯網公司最大規模的首次公開募股。Groupon當時的市值接近130億美元,IPO募集到了7億美元。

在Groupon第一天交易日結束時,公司早期投資者New Enterprise Associate所持有的14.7%的股權價值大約25億美元。但是Groupon上市,其背后最大的贏家還是公司最大的股東Eric Lefkofsky。

Lefkofsky曾是Groupon的聯合創始人、主席、投資者以及最大的股東。憑借私人投資以及管理崗位,他在Groupon擁有雙重身份。不過,他的做法引起了一些爭議。但不管如何,他最終持有公司21.6%的股權。當Groupon在2011年上市的時候,他的股權價值36億美元。

4. Cerent

Cisco 在1999年以69億美元收購了Cerent,成為了有史以來科技公司最大規模的收購交易。Kleiner Perkins Caufield & Byers風投基金曾為這家公司投資了800萬美元,最終獲得了數十億美元的回報。

Cerent在C輪和D輪融資中從幾個風投公司那里獲得了投資,包括Norwest Venture Partners、Integral Capital、Advanced Fibre Communication、TeleSoft Partners以及Kinetic Ventures。與此同時,在交易之前,Cisco也曾投入約1300萬美元來收購公司8.2%的股權。

但是又有哪一位投資者能像Kleiner Perkins Caufield & Byers這樣,在股票交易之后,持有的30.8%的股份能價值21億美元呢。

5. Snap

Snap公司在2017年3月上市,市值達到250億美元。這是自1999年之后,社交媒體以及信息公司退出案例里的第二高市值。

當時,風投公司Benchmark Capital Partners持有的股份價值大約為32億美元。Snap的首次公開募股還促使Lightspeed Venture Partners的投資也取得了圓滿成功,這家公司投資的800萬美元變為了20億美元的回報。

Lightspeed Venture Partners第一次投資Snap是在2012年5月,它參與支持了48萬美元的種子輪融資。九個月之后,Benchmark作為唯一一位投資者參與了公司A輪融資,金額為1350萬美元。值得注意的是,Benchmark的投資是由合伙人Matt Cohler以及Mitch Lasky領投,后者還成為了Snap創始人Evan Spiegel的導師。

6. King Digital Entertainment

Activision在2015年收購了King Digital Entertainment——Candy Crush Saga的開發者——這幫助這家集團公司發展成為了全球最大的游戲網絡商,用戶人數超過5億。這筆價值59億美元的收購交易也讓Apax Partners從中賺得缽滿盆滿,這家控股權收購公司當時持有King Digital44.2%的股份。

2014年,King的首次公開募股備受萬眾矚目。King計劃發行2220萬股股票,預計市值為76億美元。最終,每股價格為22美元,公司市值接近71億美元。

此后,在2005年投資King的Index Ventures很快選擇套現。原本持有的8%的股份相當于是5.6億美元的回報。

7. UCWeb

阿里巴巴在2014年收購了移動瀏覽器公司UCWeb,在當時成為了中國有史以來最大規模的一次互聯網交易。阿里巴巴給UCWeb確定的估值約為47億美元。此外,這筆交易也幫助阿里巴巴在移動領域站穩了腳步,并促使公司市值從800億美元增長值2300億美元,相當于增加了三倍。

在收購交易完成之前,UCWeb的首席執行官俞永福曾表示,盡管很多人都有意收購UCWeb,但是他絕對不會出售UCWeb。阿里巴巴的創始人兼首席執行官馬云耗費了多年努力才改變了他的想法。

從2008年到2014年,阿里巴巴和UCWeb建立了良好的關系,公司向UCWeb投資了數億美元,最終持有66%的股權。最后,這一關系取得了豐厚的回報。

UCWeb最早的投資者是Morningside Ventures以及Ceyuan Ventures。它們曾在2007年公司的A輪融資中共同投資了1000萬美元。

8. 阿里巴巴

2014年,阿里巴巴股票籌資額達到220億美元,這依舊是迄今為止最大規模的首次公開募股。在2000年,日本電信巨頭SoftBank給阿里巴巴投資了2000萬美元,持有34%的股份。這次IPO讓阿里巴巴的市值達到了2310億美元,而軟銀在阿里持有的股份價值也超過了600億美元。

當軟銀投資的時候,阿里巴巴依舊是采用預營收模式。軟銀的創始人孫正義之所以決定進行投資,原因在于他知道互聯網將要改變中國,日本和美國已經先一步受到了互聯網的影響。在1999年,他與20名中國互聯網企業家進行了見面,最終挑選出一個人進行投資。那個人就是馬云。

“我們不談營收,甚至沒有談到商業模型,我們只是聊了聊共同的愿景。”馬云之后說道。

9. 京東

2006年,中國電商公司京東的創始人劉強東尋求200萬美元的資金支持。為此,他向中國私募資本公司Capital Today尋求幫助。結果,Capital Today決定投資1000萬美元。這筆增至5倍的投資最終證明了是一個明智的選擇。

當京東在2014年上市的時候,Capital Today的股權價值24億美元。

在Capital Today投資之后的這些年里,中國電商行業迎來了發展高峰——許多其他公司都開始注意到了京東。

在2011年,沃爾瑪參與了京東15億美元的融資輪。之后,這家零售巨頭將其在中國的整體電商運營業務都交給京東負責。到2017年2月,沃爾瑪在京東的股份已經達到12%。

Ontario Teacher’s Pension Plan Board也參與了2012年11月份4億美元的私募融資輪。在京東上市之后,所持股份價值增至6.3億美元。

10. Delivery Hero

歐洲的外賣服務Delivery Hero在2017年上市,市值達到51億美元。這對于Delivery Hero先前的競爭對手兼最大的投資者Rocket Internet來說是一個重大時刻,后者在2015年收購了Delivery Hero30%的股份。當時這些股份大約花費了近5.6億美元,最后這項投資的回報達到了3倍。

Delivery Hero之前有很多投資者,包括Holtzbrinck、Team Europe、Point Nine Capital、WestTech Ventures、Kite Ventures以及ru-Net等。

有趣的是,Rocket Internet曾經還和Delivery Hero是競爭對手關系。Rocket投資過一家名叫Foodpanda的公司,這家公司和Delivery Hero都屬于食品外賣行業。直到2016年底,兩家公司都開始專注于在全球不同的國家開發業務。

Delivery Hero關注的是歐洲、拉丁美洲以及亞洲市場;Foodpanda關注的是印度、墨西哥、東南亞、俄羅斯以及巴西市場。

2016年末,Rocket將Foodpanda出售給了之前的競爭對手Delivery Hero。此次收購是通過發行新股來解決資金問題,買家正是Rocket Internet。收購完成后,Rocket Internet持股比例增至37.7%。

11. Zayo

美國光纖網絡公司Zayo在2014年進行首次公開募股,這象征著光纖行業的巨大轉折。公司退出時市值達到45億美元——對于發展已經落后十年的光纖行業來說,這是一次鼓舞人心的IPO。這也使得主要投資者Columbia Capital所持有的11.4%的股權價值達到了近5億美元。

Zayo主要的價值主張是公司可以整合不同光纖供應商的產品。當時,美國光纖市場主要由區域供應商組成。在2000年互聯網泡沫那段時間,許多供應商的發展都被遏制住了。市場因此支離破碎,且大多無差異性。Zayo的出現改變了這一情況。它們大力收購其他光纖網絡和基礎設施公司。在進行首次公開募股的時候,公司一共收購了32家公司。

在2007年Zayo價值2250萬美元的A輪融資中,超過五家公司參與了投資,包括Oak Investment Partners、Battery Ventures以及Columbia Capital。此時,光纖網絡市場也開始從互聯網泡沫的蕭條中恢復過來,對于寬帶的需求也急速增加。

12. Mobileye

Mobileye是最早一批意識到無人駕駛汽車未來發展趨勢的公司。在谷歌推出無人駕駛汽車的10年以前,這家公司就在開發無人駕駛汽車技術了。Mobileye在2014年上市,市值達到53億美元。

2017年,鑒于谷歌以及Uber這些公司帶來的壓力,一些人預測Mobileye的股價很快會進行調整——但出乎意料的是,公司以153億美元的價格被英特爾收購了。

公司的支持者中包括一些以色列投資者。2003年,Mobileye從以色列企業家和風投那里籌集到了1500萬美元的資金,投資者包括FIBI Holding、Motorola Solutions Venture Capital、Colmobil Group、Lev Levayev, Delek Motors、Solid Investment Bank、Eldan以及Ari Steimatzky

Colmobil是唯一一位在IPO之后沒有出售任何股份的股東——他們所持有的7.2%的股份在收購時價值達到了1億美元。

13. Semiconductor Manufacturing International

Dick Kramlich建議自己在New Enterprise Associates的合作伙伴給中國一家半導體芯片制造商Semiconductor Manufacturing International(SMIC)投資1億美元,當時他的朋友覺得他一定是瘋了。然而,當SMIC在2004年IPO籌資到17億美元的時候,這筆交易讓NEA的回報增加了好幾倍。

Kramlich和NEA通過投資中國科技市場獲得了這些回報,可當時硅谷內沒有一位風投認真對待這一市場。

2003年,SMIC進行了價值6.3億美元的C輪融資,投資者包括NEA、Oak Investment Partners、Walden International以及一群國際公司,如Vertex Ventures Israel、Temasek Holdings、H&Q Asia Pacific、Beida Microelectronics Investment以及Shanghai Industrial Holdings。

14. 美圖

2016年,中國圖片編輯應用美圖上市,這是香港十年以來最大規模的首次公開募股。公司市值達到49億美元,且在IPO籌資中拿到了6.3億美元。這對中國科技市場來說是一個里程碑式的事件。美圖的早期投資者Sinovation Ventures獲得了40倍的投資回報。

2013年,Sinovation領投了公司的A輪融資。2014年,在美圖價值1000萬美元的B輪融資,Qiming Venture Partners也參與了進來。

15. 谷歌

1999年,谷歌分別從Kleiner Perkins Caufield & Byers以及紅杉那里籌集到了1250萬美元。2004年谷歌進行首次公開募股,這兩位投資者的股權分別價值43億美元——近300倍的回報。

Kleiner以及紅杉必須對谷歌的潛力抱有十足堅定的信念,因為在首次投資和IPO之間的那段時間,市場十分混亂。

在1999年到2004年期間,市場價值大約損失了1.8萬億美元——單單在2001年,納斯達克市場就損失了一半的市值。2004年,谷歌又重新發展成為了一家價值230億美元的公司——這一數字在當時是非常驚人的。

A輪融資時Kleiner Perkins以及紅杉的要求便是,讓谷歌的聯合創始人Larry Page以及Sergey Brin引進外面的首席執行官來運營公司。

16. Twitter

Twitter在2013年的首次公開募股中拿到了18億美元,公司市值達到142億美元。多虧了A輪投資,Union Square Ventures在Twitter持有的股權價值達到了8.63億美元。

盡管許多其他風投(CRV、Kleiner Perkins、Benchmark以及Insight Venture Partners)都參與了公司后期的融資輪,但是USV快人一步,在2007年領投了公司價值500萬美元的A輪融資。

17. Zynga

Zynga在2011年進行的首次公開募股使得公司市值達到了70億美元,這在社交游戲歷史上留下了濃墨重彩的一筆。對于公司的投資者Union Square Ventures來說,這也是一個重要的時刻。在Zynga上市的時候,Union Square Ventures所持有的5.1%的股份價值達到了2851萬美元。

USV在2008年領投1000萬美元A輪融資的時候,Zynga的成立時間還不到一年。之后,還有其他投資者也參與后續融資輪,包括Avalon Ventures、Foundry Group、 以及Clarium Capital,還有像Reid Hoffman以及Peter Thiel這樣的天使投資人。

18. Lending Club

當市場網貸初創企業Lending Club在2014年上市的時候,在第一天交易日里,公司股票超額認購20倍,股票暴漲56%。

在企業退出時,Lending Club已經積累了很多重要的投資者。但有一個投資者是大家都想不到的——Union Square Ventures。之所以會想不到,并非是因為這家風投公司不投資者網絡消費者初創企業,而是因為通常它不會在A輪融資之后去投資一家公司。

2007年,Lending Club在A輪融資中從Norwest Venture Partners以及Canaan Partners那里籌集到了1030萬美元。兩年之后的B輪融資中,Morgenthaler Ventures也加入其中。之后一年,Foundation Capital也參與了C輪融資。直到2011年,在Lending Club進行2500萬美元的D輪融資時,Union Square Ventures才參與其中。

19. Genentech

Genentech是一家在1976年成立的生物科技公司。當它在2009年以468億美元被瑞士醫療公司Roche收購的時候,這家公司變得舉世聞名。Kleiner Perkins Caufield & Byers是公司第一位投資者,現在已經過世的創始合伙人Tom Perkins曾稱這場投資是“歷史上最高金額的一次回報”。

20. Stemcentrx

2016年4月,醫藥公司AbbVie用19億美元的現金以及價值30億美元的股票收購了一家小型生物科技公司Stemcentrx。據報道稱,其中有17億美元直接落入公司最大的個人投資者Founders Fund手里。這位投資者一共向Stemcentrx投資者了約2億美元。在AbbVie完成交易之際,公司估值達到102億美元。

還有其他一些投資者投資了Stemcentrx,包括Elon Musk以及紅杉資本。其中部分投資者(如Founders Fund)都不傾向于投資生物科技企業。2015年,公司2.5億美元的G輪融資由Fidelity領投。

22. Workday

Workday在2012年的首次公開募股籌集到了6.37億美元,這是繼Facebook之后定價最高、由風投支持的IPO。但是不同于Facebook(在接觸公開市場之后股價就縮水了),Workday在交易第一天的股價從最初的28美元每股激增至50美元每股。對于Greylock Partners來說,這意味著8000萬美元的投資獲得了7億美元的回報。

22. Rocket Internet

通過抄襲美國成功初創企業的商業模型以及侵略性運營風格,Rocket Internet打造出了成功的互聯網公司,并取得了數百萬美元的營收。但在公司創辦七年之后,Rocket Interne進行的首次公開募股卻讓大家大失所望。公司沒能打動公共市場的投資者并勸服他們相信自己能夠創建出未來的贏家。

2014年,這家位于柏林的初創企業孵化器Rocket Interne在IPO中拿到了20多億美元,公司當時的市值大約在84.9億美元。

23. 趣店集團

2017年10月,趣店集團在紐約證交所掛牌上市,籌集到了9億美元,這是中國金融科技公司在美國最大規模的上市。股票的認購數量超出限額,對于當時才34歲的首席執行官羅敏來說這是一個絕佳的退出機會,當時他擁有公司五分之一的股權。

24. Acerta Pharma

鮮為人知的Acerta Pharma成為了一起價值數十億美元的醫藥公司成功退出案例。

AstraZeneca將以40億美元收購生物科技公司Acerta Pharma55%的股權,這也成為了2015年最大規模的風投退出案例。作為交易條款的一部分,阿斯利康也可以行使其30億美元購買Acerta Pharma剩余45%股權的權利(滿足一定條件時)。

總的來說,這筆交易使得Acerta Pharma的估值達到了70億美元。

25. Nexon

Nexon在2011年12月東京證券交易所進行了首次公開募股,融資12億美元。這是當時最大規模的游戲退出案例。

Nexon在1994年開始運營,之后將總部搬到東京。2005年,SoftBank Ventures Korea以及Insight Venture Partners參與了Nexon僅有的一次為人所知的風投融資輪。

Nexon的IPO是2011年末兩起大型游戲公司退出案例之一。另一起是位于舊金山的游戲公司Zynga在納斯達克交易所進行的IPO,市值約為70億美元。

26. Zalando

Zalando在2014年10月進行的IPO是迄今為止Rocket Internet投資組合公司中最大規模的一次退出案例。Rocket Internet在2018年開始支持這家電商平臺,同年公司才成立。

27. Ucar Group

中國基于app的接送服務神州優車于2016年7月在全國中小企業股份轉讓系統上市(也就是所說的新三板),市值達到55億美元。這是2016年,中國科技公司最大規模的一次首次公開募股。

28. Webvan

1999年11月,在公開上市交易第一天,在線生鮮雜貨電商Webvan的市值達到了79億美元,股票價格相比初始發行價上升了65%。

Webvan是硅谷的寵兒。它從紅杉資本以及Benchmark這樣的風投公司那里籌集到了近4億美元資金。但是,它背后這些知名投資者的存在不過只是徒增傷感罷了——在互聯網破泡沫出現之際,公司最終于2001年申請破產。



責任編輯:touzjsy
返回首頁
標簽:
精彩圖片
四虎影库-在线